上海欧锦金鱼养殖鱼场

上海欧锦金鱼养殖鱼场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产品分类
新闻动态

• 金鱼文化

• 2011上海国际休闲水族展览会

• 2010第五届上海国际休闲水族

• 2012年元旦春节假期安排

联系我们

联系人: 销售经理
电话: +86-137-0189 4589
地址: 上海市嘉定区曹安路封浜镇
MSN: cnaquafish@hotmail.com Skype: cnaquafish Skype: joanna-oyl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News

金鱼文化

来源:中国金鱼
中国的传统文化源远流长,而中国金鱼以及由它衍生出的金鱼文化,无疑是这条宽博深邃的大河之中一朵精致美丽的浪花。金鱼源自中国,近千年的传承与发展,使得这个美丽的精灵深深地烙上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印记。
        中国传统文化的正源是佛、道、儒三家的思想精髓,三者对立而统一。纵观金鱼的整个发展历程,这三家的思想都在潜移默化的左右着中国金鱼的发展方向。东汉时,佛教传入中土,历六朝而入隋唐。佛经中戒杀、放生、普渡众生的信条逐渐深入人心。人们不仅大规模放生,而且还大量营造放生池,更以律令的形式使之明确起来。大量史籍对此予以记载。《事物原令》中有“唐肃宗乾天中命天下置放生池八十一所,是放生始于梁而置放生池始于唐也”的记载;《方舆胜览》也记载有“天禧中故相王钦若奏以西湖为放生池,禁捕鱼鸟,为人主祈福。自是以来,每岁四月八日,郡人数万,会于湖上,所放羽毛鳞介,以百万数,皆西北向稽首,仰视千万岁寿。”在放生的动物中,生存于自然水域中罕见的彩色鲫鱼,因其色彩奇异,带有一定的神秘意味,被作为上天赐予的灵异圣物加以保护和膜拜,是首先被放生的对象。因此说,佛教的放生行为为原始金鱼从自然界中被区分出来而独立发展提供了一个契机。而金鱼在接下来的有意识培育中,其各方面又都体现出了道家和儒家的思想。金鱼的形体较之其祖先的扁长变的方正而圆润,似乎蕴涵着天圆地方的意识。金鱼的颜色由纯色到双色再到五花、三色,似乎对应着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哲学思想。同时,红白,黑白象征阴阳变化,而五花的蓝、白、红、黑、黄正好吻合五行五方的颜色。金鱼的个性似乎让我们又看到了庄周的安命无为、逍遥而游的处世态度。金鱼的审美更体现出儒家尚礼、仁爱、和谐、中庸的观念。
        金鱼的命名也透露出深深的传统文化气息。其中,有的是以传统的祥兽瑞禽寓意,如龙睛,凤尾,鹤顶,狮头,虎头,熊猫等。有的是以生动的形态特征命名,如簪花,喜望天,玛瑙眼,梅花点,双灯照雪,牡丹仙子,白龙托玉,黄金满地,狮子滚绣球等等。有的直接借用词牌、曲牌名,如口镶红之“点绛唇”,朝天龙之“喜朝天”,水泡眼之“眼儿媚”,翻鳃之“珠帘卷”,堆肉之“玲珑玉”,珍珠之“一斛珠”,银蛋之“瑶台月”,红蛋之“小桃红”,红龙之“满江红”,紫龙之“紫玉箫”,乌龙之“乌夜啼”,青龙之“青玉案”,绒球之“抛球乐”,红头之“一萼红”,燕尾之“燕归梁”,五色小兰花之“多丽”,五色绒球之“五彩结同心”等。
        在中国汉字中,金鱼的“鱼”与“余”同音,因此,金鱼就有金余的口彩。人们为了寓意年年有余,吉庆有余,经常将有金鱼形象的饰物带入家中。在颐和园的长廊彩绘中,皖南民居的砖雕石刻上,苏州园林的屏风窗格里,金鱼的形象无处不在。过年时,在窗户上贴上金鱼剪纸的窗花,墙上挂上杨柳青的金鱼年画,桌上养一缸锦鳞闪闪的金鱼——元宝红,大门上再贴上一幅大红对联,写着:“岁岁进元宝,年年有金余”。金鱼又与金玉谐音,金在古语中常代指女儿,玉一般代指儿子,所以金鱼满塘就是金玉满堂,象征子孙满堂,人丁兴旺。
        金鱼是文人墨客笔下的常客,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屈原在《九歌"河伯》中写到“乘白鼋兮逐文鱼,与女游兮河之渚”。这里的文鱼就是原始的金鱼(金鱼古称文鱼,文与纹相通,意为有颜色花纹的鱼。古书记载:鱼有文者,如今朱鲫之类。)。而苏东坡在游览西湖,观赏该处金鱼后,欣然提笔写下了《访南屏臻师》赞叹金鱼:“我识南屏金鲫鱼,重来附槛散斋余。还从旧社得心印,似省前生觅手书。”清风拂去疑花影,水痕淡处弄双蝶。画家笔下的金鱼也是多彩多姿,在传世画作中,可见的有清代钱慧安的《烹茶洗砚图》,描绘着洗砚鱼吞墨,烹茶鹤避烟的美好意境。虚谷上人的《梅花金鱼图轴》、《紫绶金章》等画作中的金鱼古拙可爱。近现代的绘画大师齐白石,吴作人,刘奎龄,汪亚尘,赵少昂,杨善深,现代画家潘馑贵,凌虚均是画金鱼的高手。敬爱的周恩来总理曾经无限深情的说道:“中国金鱼至美,为和平、友好、团结之象征,画家宜多画。”
        中国金鱼的鉴赏也是历史悠久,其始于南宋高宗皇帝赵构,他于临安德寿宫内专门避养鱼池,广收各地的金鱼玩赏。明朝的神宗皇帝朱翊钧也是个金鱼鉴赏家,对饲养金鱼很有研究,饲养了许多金鱼。明宫中很多地方都有养金鱼的大鱼缸,甚至奢侈地用玉盆养起了金鱼。明朝的慎行《毂山笔尘》记载:“明朝皇宫中设有金鱼盆,置于案头供神宗皇帝朱翊赏玩”。当时,许多内臣宫眷也纷纷养起了金鱼。而且每年在8月中秋那天,各宫院都要举行赛金鱼的活动,以哗众取宠。如明朝万历年间太监刘若愚在《明宫史》中所记载:“凡内臣多好花木,于院宇之中,摆设多盆。并养金鱼于缸,罗列小盆细草,以示侈富。”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随着沧海桑田的变迁,这些昔日紧锁宫院豪门的美丽精灵们,现在已经进入了许多普通人的生活。人们爱金鱼,养金鱼,赏金鱼,赞金鱼。忧鱼忧之忧,乐鱼乐之乐。